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重生之大唐中興 > 第611章 進擊的神機營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jbat.cn/最快更新!無廣告!

    “愛妃,你怎么想起建議冊封友珪為王?他可是才十歲!”偽梁皇宮中,朱溫抱著灼灼好奇地問道。

    “陛下,郢王殿下是陛下的親子。臣妾知道陛下其實更愛三皇子,但三皇子年幼。

    而博王等畢竟不是殿下的親生皇子,這大梁江山畢竟是陛下的。”灼灼‘如實’說道。

    “博王此人最近這段時間有些過分了,把老二封為親王也好,給博王提提醒,讓他收斂點。”朱溫點了點頭,“不過愛妃,若是你能為朕誕下龍子,到時候朕便立他為太子。”

    聽到這個許諾,灼灼有些意動。

    雖說他是奉命委身于朱溫,但若是真的朱溫可以取勝,她豈不是可以當這個皇后?

    她自然不會對朱溫吐露自己的真實身份,但是她也不會去背叛錦衣衛。

    現在的她,有能力去踩兩條船,雖然有些危險,但到時候無論誰勝誰負,她都能全身而退。

    本來按照錦衣衛的計劃是讓朱友讓和朱友恭對著干,但是灼灼卻讓朱友珪加入了這場大戲。

    有了朱友珪這個朱溫親生兒子加入,偽梁的格局又會發生一些變化。

    朱友珪雖然年幼,其母還是營妓,但其是朱溫親子。在朱友裕被長安賜死后,朱友珪就是實際上的長子。

    這樣一來,肯定會有一部分文武官員支持朱友珪。

    而趁著這個機會,灼灼自然得削弱自己身上朱友文的印記,給自己積蓄實力。

    朱友珪年幼,其母也已經病逝,若是沒有自己的支持,根本無法立足。

    灼灼的想法其實并不高明,不過這段時間朱溫對朱友文的一些表現不滿,借著灼灼的手,警告一番朱友文。

    。。。。。。

    鄭州城外,十余萬唐軍嚴陣以待。

    左右天策軍、左右神威軍、神機營、靈武軍,還有丁會率領兩萬降軍和張繼祚的兩萬河陽軍,各個大軍涇渭分明地列著陣,這次唐軍可謂是精銳盡出。

    這十幾萬大軍,僅僅是騎兵就有四萬人。

    鄭州久攻不下,讓鄭從讜、劉麒、李洪等人面臨著很大的壓力。

    可是牛存節在得到支援后,手上有八萬大軍,硬是在唐軍的進攻下,堅持了半年有余。

    可見牛存節此人的本事。

    不過唐軍不能耗下去了,如今河西局勢危急,若是他們還無法攻克鄭州,等來的就是撤職命令。

    為了拿下鄭州,鄭從讜也決定冒險一搏。

    “鄭州的叛軍還不愿意投降嗎?”看到守備森嚴的鄭州城,鄭從讜疑惑道。

    “稟都統,錦衣衛的人正在城中活動,據悉已經勸降一部分叛軍將領。”李洪沉聲道。

    “啊。。。。。”

    李洪正說著,就聽到陣前的軍隊傳來一聲聲驚呼。李洪連忙看去,便看到鄭州那破碎的城墻上,一些人被綁著押到城墻上,通過望遠鏡,他還發現一個熟人,那就是前兩天他派進城勸降的一名手下。

    隨后,李洪就看到那名手下連同其他被綁著的人,都被后面的偽梁士兵砍下去的頭顱,然后把尸體扔下了城墻。

    很顯然,這些人很有可能是錦衣衛以及被他們勸降的那些將領。

    “冥頑不靈!”

    劉麒臉色陰沉道。

    “都統,勸降的計劃已經失敗,在下建議強攻!”

    大軍已經集結,即便是沒有內應打開城門,總不可能撤兵吧,目前唯有強攻。

    “啟稟鄭都統,要不末將派人去再試試?”丁會猶豫了一會兒說道。

    “還試什么?牛存節都殺了我們的人,看來是鐵了心要死守鄭州。都統,強攻吧!”李洪力勸道。

    “罷了,既然牛存節冥頑不靈,我們也就別去浪費功夫了。傳令下去,火炮部隊集結攻城!”

    隨著命令,神機營的全部火炮都被拉到了戰場上,同時天策炮也被集結起來,位于陣前。

    而看到城外唐軍的動作,牛存節的部下則是有些擔憂。

    “將軍,我們殺了這些人,恐怕徹底激怒唐軍了!”對于唐軍天策炮和火炮的威力他們不是沒有領教過。

    腳下鄭州城的千瘡百孔,就是這些天策炮和火炮的杰作。

    “激怒就激怒,難道你想退縮不成?”牛存節神色不善道。

    “末將不敢!”

    就在城樓上的梁軍士兵在做準備的時候,陣前的炮兵也開始各就各位。

    “預備,開炮!”

    “開炮!”

    “開炮!”

    震天的嘶吼聲中,硝煙升起,炮彈飛舞。

    而牛存節已經撤到了城內,雖然他對唐軍不屑,但是卻不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將軍,唐軍攻城。。。”

    話音未落,‘嘭’的一聲,一枚鉛彈就穿過了城樓,然后重重地落入城墻后面的建筑中。

    城樓上,再次出現一個窟窿。

    不過這個窟窿并沒有持續多久,一枚巨大的石彈直接命中了城樓,千瘡百孔的城樓終于支撐不住,轟然倒塌。

    整個城門附近,哀嚎聲一聲,現場更是一片狼藉、血肉模糊。

    看著這鋪天蓋地的隆隆聲,梁軍士兵都死死地趴在地上,這是他們與城外唐軍交戰這么久學會的一個方法。

    “快趴下!”

    看到一個新來的手下還在那里發呆,一名梁軍小將猛地大喊道。

    “轟轟!”

    “噗!”

    這名小將趴在地上,在他的注視下,一枚鉛彈直接砸碎了那個新兵的腦袋,就像是被敲碎的西瓜一樣,血肉模糊。

    “嘔!”

    小將忍不住趴在地上嘔吐起來,看著周圍不斷有被石彈或者炸飛的城磚、木屑給砸死的同袍,整個人連拿起武器的信心都沒有了。

    不是他們不想當逃兵,而是牛存節的親兵就在后面守著,誰敢退縮,當場格殺。

    正是這種不近人情的執法,梁軍才能堅守鄭州這么多天。

    可是這么多天下來,他們也乏了。

    。。。。。。

    “都統,城門開了!”

    看到自己手下的人在那里歡呼,李洪搖了搖頭,“再轟幾次,把城墻給本都統給炸平。”

    得到命令的炮兵繼續開火,高大的鄭州城墻早已面目全非,到處都是缺口。隨著出現好幾處超過十數丈的缺口后,李洪便大吼道,“進攻!”

    緊接著左天策軍、右神威軍和神機營的士兵便開始列陣沖鋒,左天策軍和右神威軍在前,神機營在后。

    前面兩支禁軍的任務就是沖進城,至于后面突破梁軍在城內的防線,就需要神機營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