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絕世廢少 > 第一卷:身死魂飛逆襲路 第0062章 你們好大的膽子

第一卷:身死魂飛逆襲路 第0062章 你們好大的膽子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jbat.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張琛一臉憋屈的看著站在南宮若琳身旁的林陽,真恨不得沖上去把林陽碎尸萬段自己取而代之。

    “你們兩個做晚輩的也真是的,怎么帶著老爺子還惹是生非?”南宮若琳完全沒有理會張發財和張琛的感受,主動攙扶著須發皆白的李博淵,狠狠瞪了眼林陽和周奎。

    只是看向周奎的時候,南宮若琳的表情突然一凝,微微停頓了三秒,這才攙扶著李博淵向成安飯店走去。

    周奎何其敏銳,在南宮若琳將視線投向他的那一刻,就已經覺察到自己被南宮若琳認出來了。

    可是事情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他只能跟著林陽和李博淵進入成安飯店。

    “爸!”眼看著南宮若琳攙扶著李博淵,林陽和周奎跟在后面,緩緩進入成安飯店,張琛終于忍不住拽住張發財的胳膊道。“我們難道真的就這么忍了?你知不知道林陽那個垃圾,在海田集團門口是怎么羞辱我的?還有跟在他旁邊的那個家伙,他就是之前奉命前去綁架南宮若琳,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失手之后就失蹤了一段時間,今天卻在這讓我給撞見。”

    “你等一下!”張發財實在太了解他這個寶貝兒子,要說別人欺負他,他還真不相信,因為在這成安市里,敢明目張膽跟他作對的人還沒出生,可是如果是他們自己內部有人背叛,然后刻意跟他作對或者報復,那就不無可能了。

    “爸……”張琛看一眼逐漸走遠的南宮若琳等人,回頭面向張發財,也不管他是什么想法就自顧自道。“反正我不管,師父今晚也會來參加酒會,你不幫我出氣,我就請師父幫我。他一向最疼我,只要我開口求他,他就一定會幫我教訓那個可惡的家伙。”

    張發財聽了兒子張琛的話,表情變得更加沉重了起來,倒不是因為兒子要去求紫陽真人幫他出氣,而是對前面南宮若琳攙扶著的那個須發皆白老者的忌憚。

    他剛才還在想,林陽一個無名之輩,怎敢貿然得罪他張發財的兒子,難道他不想活了?可是現如今,當他聽張琛提到紫陽真人時,腦海里忽然浮現出,剛才南宮若琳去扶那個須發皆白老者的一幕。

    按理說,晚輩惹下禍事,長輩理應著急勸阻才對,可是李博淵卻始終古井不波的站在那,仿佛那兩個晚輩得罪張琛,并不是什么壞事。

    “張琛,你剛才說,他們中間有一個人,是之前奉命前去綁架南宮若琳,可是失手后就失蹤了一段時間,今天卻讓你在這給撞見了?”張發財在心里快速把剛才的思緒整理了番,這才意味深長的沖張琛反問道。

    “嗯……是的爸。林陽就是有了他做后盾,才敢明目張膽的跟我對。我都調查過了,在此之前,他就是個垃圾,雖然出身豪門望族,但是卻是個懦弱到骨子里,最終被驅逐的廢物。”張琛不耐煩的瞥了眼張發財,他本以為張發財會追問,他師父紫陽真人什么時候來,等會該怎么迎接一事,可是誰曾想,他卻完全沒有在意這件事,而是詢問那個叛徒的事情。

    張琛口中的垃圾、廢柴,在張發財眼里卻是個實力相當強悍的對手,不過他并不林陽能翻起多大浪來,因為只要紫陽真人出手,林陽和周奎都將變成死人。

    “只是那個須發皆白的老頭……”張發財在心里暗暗思量了番,正想詢問張琛,卻見張琛早已按奈不住的進了成安飯店。

    成安飯店內。

    剛剛還氣勢洶洶要跟林陽等人不死不休的保安,此時全都非常恭敬的向他們敬禮歡迎。

    看到這一幕,林陽直感覺好笑。

    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從來只知道欺負窮苦人,今天倘若他們都身著名牌,開車豪車前來,興許就沒人敢攔。

    周奎始終忐忑不安的跟在林陽后面,越往里走越緊張,手心不知不覺中都沁出了汗水。

    “來,你們就坐這里吃飯。”南宮若琳攙扶著李博淵,很快來到成安飯店六樓的一間豪華包間。

    這個豪華包間原本是張發財為南宮若琳準備的,餐桌上早已擺好的鮮艷的玫瑰花和周圍的粉色氣球,將整個包間的氣氛烘托的異常溫馨。

    “林陽,你跟我出來一下。”南宮若琳剛攙扶著李博淵坐下,就惡狠狠的瞪了眼林陽,轉身出了包間。

    林陽一臉茫然的看著周奎和李博淵,而他兩這也一臉茫然的看著他,尤其周奎,整個人感覺都在發抖。

    “周奎,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但是請你放心,我是絕對不會讓你有事的,畢竟我還沒有正式收你為徒。”李博淵風輕云淡的看向周奎道。

    聽到這話,周奎心里踏實了許多。

    林陽將視線投向李博淵,以為李博淵會對他說些什么,可是讓他意外的是,李博淵竟瞇著眼睛坐在那,完全沒有理他。

    “我不想聽廢話,我只想知道你們是不是一伙的?先讓人來綁架我,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戲,然后趁機吸引我的注意,得到我的信任,從而開始你們那不可告人的勾當,對嗎?”林陽剛從豪華包間出來,南宮若琳就將他一把扯過來,按在墻上斥問道。

    走出豪華包間之前,林陽在心里模擬了好幾種畫面,可是卻沒有一種跟此刻畫面接近的。

    南宮若琳就像一直發怒的老虎,將一只柔弱的小白兔按在地上,并不著急吃掉他,而是對著他狂吼。

    “我不懂南宮總裁在說什么,但是我卻可以告訴南宮總裁,周奎之前確實是個壞人,奉命前去海田集團綁架你,可是后來他失敗了,那些人不斷追殺他。是我救了他,所以我才會跟他一塊,出現在你的面前。”

    “……”

    南宮若琳聽了林陽的回答,沒有馬上說話,只是一臉質疑的看著林陽的眼睛,像是要將林陽看穿,可是卻怎么也看不穿。

    林陽依靠在墻壁上,眼看著面前這只母老虎距離自己越來越近,可是卻始終沒敢亂動,生怕她一沖動,自己雞蛋不保。

    “你們……”

    張琛和張發財帶著兩名成安飯店的廚師,從電梯出來剛一拐彎就遠遠看見南宮若琳野蠻而又霸道的將一個男人壁咚在墻壁上。

    四個人同時停住腳步,一臉吃驚的看著眼前一幕,兩名成安飯店的廚師,跟在后面假裝啥也沒看見似的站在那,張發財默默的攥著拳頭,嘴巴張了張,剛要說話,張琛就馬上認出那人不是別人,正是他恨之入骨的林陽道。“呵……我剛才還當是誰,有這般福分,可以得到南宮大美女的投懷送抱,可是卻怎么都沒有想到,會是你這個雜魚。”

    發現有人,南宮若琳連忙后退,林陽也隨之站直了身子,可是剛一站直,南宮若琳就因為后退太快而失衡的原因,一個瑯蹌撲了過來。

    林陽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就被南宮若琳重重的壓在了墻壁上。

    那種感覺很奇妙,不過林陽還沒來得及感受,南宮若琳就迎面一巴掌“啪”的一聲,扇在了他的臉上。

    “流氓……”

    南宮若琳站直身子,狠狠瞪了眼林陽。

    “哼,林陽,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這不,南宮總裁才剛救了你一次,你就對南宮總裁這樣無禮?”張琛箭步上前,拽著林陽的衣襟,將林陽按在墻上,說話的過程中,就是一拳砸向林陽。

    “張少,你是不是覺得你家很有錢,就可以肆無忌憚的欺負別人,把別人當成螻蟻一樣,踩在腳下?”林陽快速伸手接住張少砸來的拳頭,強行將他緩緩推到一邊道。

    聽了林陽話,張發財就跟吃了蒼蠅一樣難受,如果不是礙于南宮若琳在場,他早就要暴走了。

    之前聽兒子說,林陽如何羞辱他時,張發財多少還是站在林陽這邊,認為肯定是張琛欺人在先。

    可是現如今,聽到林陽那番話,他才徹底醒悟。

    此子留不得。

    “夠了!”眼看兩人就要動手,南宮若琳重重的跺了下腳,拽著林陽的胳膊,將他拽到包間門口道。“你不過就是一個垃圾,憑什么那樣跟張少說話?”

    “吃完飯,馬上滾。”

    南宮若琳一把將林陽推進包間,回頭看了眼張琛,沖張發財道。“張董事長還有事?”

    張發財眼里分明都要噴火,可是卻還強行忍下,可以扯出一抹笑道。“沒事,誤會,都是一場誤會。”

    “嗯……對了,這兩位是成安飯店最出色的廚師,我特意把他們叫來,南宮總裁想吃什么,都可以告訴他們。”

    張琛不服氣的看著南宮若琳,還想辯解一句,可是南宮若琳壓根不給他機會,同張發財打完招呼,就進了包間。

    跟在后面的兩名廚師,在張發財的允許下,緊跟著南宮若琳也進了包間,唯獨把張發財和張琛留在了外面。

    “爸……這件事,難道就這么算了?”兩名廚師前腳剛走,張琛就殺氣騰騰的走到張發財面前道。

    “哼……算了!?”張發財一拳打在旁邊的墻壁上。“敢不把我張發財放在眼里,當著我的面羞辱我兒子的人,怎么能算?”

    “那……”張琛眉頭微蹙。

    張發財看向張琛,陰冷的黑眸微微閃動了下道。“見到紫陽真人,替我捎話告訴他,只要能除掉林陽,我愿意出一百萬元。”

    ……

    包間內。

    林陽神色慌張的被南宮若琳推進包間,剛走到自己的座位前坐下,伸手摸了下被南宮若琳扇了一巴掌的那半邊臉,屁股還沒坐熱,南宮若琳就黑著臉走進包間,徑直來到林陽跟前道。“我給你的手機,帶著沒有?”

    周奎試探著將視線投向這邊。

    李博淵依然安靜的坐在那,瞇著眼睛。

    “……”

    林陽沒有說話,一只手摸著被打的半邊臉,一只手向前,給自己倒了杯茶水,剛要端起來喝,就被南宮若琳搶先端走,抿了口放在桌面上道。“我再問你一遍,我給你的手機,帶著沒有?”

    “帶著……”林陽沒看南宮若琳,剛要伸手去端茶杯,可是視線卻剛好不偏不斜的停留在那個鮮紅的口紅印上。

    這瘋女人……

    “那好,你們吃完飯,盡量先留在這個包間,沒有我的允許,不要離開成安飯店。懂嗎?”南宮若琳表情嚴肅道。

    “懂!”周奎始終沒看南宮若琳,而此時,聽到南宮若琳的叮囑,竟不自覺的回答道。

    聽到聲音,南宮若琳立刻將視線投向周奎。

    “都給你說了,我們不是壞人。周奎之前綁架你的時候,我們并不認識,而是后來才認識,并成為一伙的。”林陽感覺何其敏銳,南宮若琳剛一抬頭,他就馬上開口道。

    “那不還是一伙的?”南宮若琳倏的回頭看向林陽。

    林陽語塞。

    成安飯店的兩名廚師,這時候走進包間,南宮若琳沒再說話,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林陽和周奎,最后將視線投向瞇著眼睛的李博淵,坐在林陽旁邊的座位上。

    “我沒跟你開玩笑,今天晚上的酒會非同一般,來的都是些厲害人物,你要再這樣惹是生非,我可不敢保證每次都能幫你。”點好餐,兩名廚師剛出包間,南宮若琳就對林陽道。

    周奎坐在旁邊,一頭霧水的聽著,可是卻不明白南宮若琳的意思。

    “……”李博淵終于睜開了雙眼,很隨意的看了眼對面的林陽和南宮若琳,沒有說話,自顧自的倒了杯茶水,慢慢的喝著。

    “可是南宮總裁,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似乎從來都沒有答應過你,要跟你去參加什么酒會。”林陽沒有端南宮若琳留下口紅印的水杯,重新拿了個過來,倒了杯水,微微抿了口道。“還有就是,我也不需要你的幫忙。”

    “你……”南宮若琳生氣的指著林陽。“可是你是我的私人保鏢,而私人保鏢該做什么,我想不用我說了吧?”

    林陽不耐煩的將視線投向李博淵,實在不想跟這個瘋女人繼續糾纏下去,他只想快速讓自身強大起來重回前世巔峰。

    “私人保鏢!?”

    周奎意外的看向林陽,實在看不出來,他會是南宮若琳的私人保鏢。

    “南宮總裁放心,林陽一定不會誤事。”李博淵這時候突然開口,打破僵局道。

    南宮若琳聽了李博淵的話,狠狠白了眼林陽的同時,腳下高跟鞋一腳踩在林陽腳上,站起身來,完全無視林陽的反應,沖李博淵打了個招呼,便離開了包間。

    “嘶……”南宮若琳剛一抬腳離開,林陽就痛苦的從椅子上起來,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聽見李博淵的聲音道。“林陽,你感覺怎么樣?老頭子我送你的這幢桃花如何?有沒有很滿意很幸福?”

    李博淵這話一出,周奎剛喝到嘴里的茶水,差點噴出來。

    “老家伙,原來你還活著?我一直以為你都快圓寂了,前前后后發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你就跟塊木頭似的,也不說站出來幫忙。難道你就不害怕,我和周奎被他們打死,沒人給你送終嗎?”

    要來成安飯店吃飯的是他,被保安刻意刁難,像一塊木頭一樣不管不顧的是他,張少出現,想要他的手腳,站在那看好戲不幫忙的也是他。

    “我可把話說在前頭,雖然已經答應拜你為師,但是我決不允許你來插手我的終身大事,更何況我現在一心想要變強,根本沒有心情去想那些煩心事。”林陽做回自己的位置,面向李博淵道。

    “呵呵呵……沒想到你都開始為那個女人心煩了,不錯,不錯,果然沒有辜負老頭子我的一片良苦用心……”李博淵完全沒有理會林陽的警告,枯樹一樣的手指,不緊不慢的捋了捋胡須,開懷大笑道。

    “老家伙,你……”林陽被李博淵氣了個半死,正要拍桌而起,跟他分道揚鑣時,李博淵卻忽然表情嚴肅道。“難道你不想知道,紫陽真人到底是什么人?張氏集團為什么能倚仗他在成安市立足?”

    “紫陽真人!?”周奎神情慌張的將視線投向李博淵,腦海里忽然想起,剛剛他們在大門口的時候,確實聽張琛提過這個紫陽真人。

    對于紫陽真人本人,周奎自然沒有見過,可是他卻在海田集團成安分部的倉庫,聽到過許多關于他的傳說。

    “傳說那是一個修煉得道,未曾離開俗世的仙人,在一次機緣巧合下,同青年時期的張發財結識。自此張發財在他的幫助下,來到成安市,創立了張氏集團,直到現在。”周奎面向李博淵,邊回憶之前聽到的一些關于紫陽真人的傳說,邊脫口而出道。

    “什么狗屁仙人?依我看,那就是個騙子?整個張氏集團都是個騙子團伙,他們只是隱藏的比較深罷了。”林陽初次聽到紫陽真人的時候,心中還多少有些敬畏,可現如今聽到周奎說什么修煉得道,未曾離開俗世的仙人,他就直接不相信道。

    畢竟在林陽前世的那個社會上,幾乎到處都有這樣類似的公司存在。他們都打著如何如何傳神的幌子,一邊大肆宣傳著他們的神奇商品,一邊瘋狂斂財,等賺的差不多時,便卷鋪蓋走人,而那些信以為真的,往往都是被坑害的最慘。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