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找花靈 > 第592章 滿月之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jbat.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即將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這個人,被自己的記憶所遺忘的這個人。

    金魚眼就站在那人剛好下來后所需要站在的地方。

    鮑羅的視線受到了阻礙,明明自己應該能夠看清楚的才對。

    約過金魚眼,就在他的正前方漏出了半個腦袋的那個人。

    不過那露出來的半個臉卻處在一片黑暗中,并不是樹的陰影遮住了,雖然現在已經是到了傍晚,但樹林中還是有著光的。

    鮑羅往前走去,不管自己從哪個方向看,那隱藏在黑影中的半個臉自己都沒辦法看清。

    若只是左右半臉還好說,這樣還能夠靠想象拼湊出另外一半面孔。

    但,上下半臉卻實在難以分辨,更何況還是看不見眼睛的上半部分。

    鮑羅一時搞不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隨機猛的想到。

    兒童時期的自己,身高有限,能夠看到的只是黑袍沒有遮住地方的一點。

    之所以現在能夠看到當年無法看到的那人的身體,是因為早在先前的時候,鮑羅的記憶就已經刻下了身形。

    但那個時候鮑羅卻并未看到隱藏在樹叢中的面孔。

    鮑羅除了知道,最后自己會獨自一人被拋棄在山上,孤零零的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到那時,村里每天都要上山采集鮮果的水果商發現自己,并帶兒童時的自己回到村里。

    “必須要在這時候搞清楚,這個男人究竟是誰。”

    鮑羅有一種預感,知道了眼前這個人的身份,自己或許就能夠明白,這些年來那些失蹤的人們究竟去了哪里。

    其實就算不用知道面前此人的面孔,鮑羅也已經大概猜到了。

    村里的青年人之所以會莫名失蹤,并不是他們遭遇了什么危險,而是和自己半年前一樣,遇見了這個來自地獄的金魚眼。

    雖然不知道白神為什么會讓這么黑暗的東西來引路,但這其中肯定有什么問題。

    “哥,你怎么了?”

    羅歪歪頭,鮑羅瞪大了眼睛,因為自己一直著急想要看清的人,面前這張隱藏在陰影之中的臉,出現了。

    “啊,沒事,你先下山去吧。”

    此時鮑羅面前出現的這個人,這張臉,讓鮑羅忍不住捏起了自己的臉。

    “可,我不知道回去的路。”

    羅轉過頭,害怕的望向因為天色變暗開始陰森起來的樹林。

    “不能回頭!”鮑羅此時的視線也跟著兒童時候的自己開始變得模糊,剩下的,只有下坡的半邊山體,林木間鋪滿了干枯的落葉。

    “啊,只要一直走,一直走,就能回家了。”

    身后那個人的聲音響了起來。

    鮑羅看向身后,那里一片黑暗,什么都不存在,因為羅的視線中根本就沒有身后的景象,所以記憶也無法將其重現出來。

    “一直走?就我自己一個人嗎?生哥。”

    身后的山體又能看見了,放眼四周,除了同下山路相差無幾的上山路,完全不見了所謂生哥和金魚眼的蹤跡。

    羅在原地繞了幾圈,不斷的無助的呼喊,但始終沒有熟悉的聲音出來回應自己。

    鮮紅的夕陽透過樹葉間的縫隙透射到地面,投射在干枯的落葉上。

    羅從焦急到變得無助,從無助變得失落……

    遠處,山林中回蕩著狼的嚎叫聲,原本還算清晰的樹林漸入黑暗。

    羅仿佛落入了黑淵的無底洞,每當落腳,腳底下響起來的只是碎裂開的落葉。

    咔擦咔擦的聲響,讓鮑羅聯想起,那一天自己在高臺下見到白神時,腳底下曾經傳來了同樣的聲響。

    在自己弱小無助時,企圖在絕望的黑暗中找到一點光,保護自己。

    當年的祈求在十年后才得以實現,鮑羅一時明白了過來,自己不惜一切想要尋找的白神,不是因為什么偉大的理想,單純的只是希望自己能夠在黑暗中得到光的保護。

    在那一片絕望充滿危險的黑暗之中,羅踏著腳下的碎片,小心翼翼前行每一步,四周一旦,哪怕只是丁點聲響都會讓羅弱小的心靈受到驚嚇。

    童年時期的陰影影響了自己,所以才促使自己走上了一條尋找光的道路。

    顯然,白神即是那黑暗中的光芒,是能夠保護鮑羅自身的存在,那是比家的歸屬感更加強烈的羈絆。

    羅在完全黑暗的樹林中自己一個人,呆到了第二天的早晨。

    當第二天,上山采摘鮮果的商販找到羅之后帶他下了山。

    回到了村子,羅被大人們責問,為什么要一個人跑去那么危險的地方。

    “是生哥帶我去的。”

    “生哥是誰?明明就是你自己一個人亂跑,跑到山里迷了路。”

    鮑羅自記憶中回到現實世界,自己本想在丟失的記憶力找到那個人的名字,卻無巧不巧找到了自己尋找白神的緣由。

    那個早遺失在了自己記憶之中的那個人,其實并不是真的被自己忘掉了,而是鮑羅潛意識為她換了一個身份。

    那個消失在山林之中的不是別人,正是笙,曾救了自己三次的笙。

    以前,鮑羅年紀小,單純的把短頭發的人當成哥哥,長頭發的人喚作姐姐。

    而笙,以前的時候留著的就是短發,只是不知道為什么,離開了村子,她便不再記得鮑羅了,就連年紀也沒改變,唯一變了的,就是曾經的短發已經長到胸部的位置。

    鮑羅躺了下來,透過窗子的斜角剛好看到天上的滿月。

    從一開始對笙就有著莫名好感,直到自己遇到清溪才知道自己對笙的感情并不是愛情。

    因為她曾救過自己三次,鮑羅一時又覺得是因為恩情。

    直到現在,一段不知什么時候被遺忘的記憶,一個被調換了身份的人。

    鮑羅和笙從來就是親人,這是無法被切斷的。

    “鮑笙?”鮑羅念叨道,這個名字一聽就好傻,怪不得她的名字就只有一個字。

    鮑羅會心一笑,“笙姐,對不起到現在才記起你來,要怪的話,誰讓你當年把我一個人丟在了山上。”

    鮑羅雖是在埋怨,但心底里卻依舊希望自己能再次相見。

    “恐怕,正是因為這樣,為了彌補,你才在這片大地上救了我一次一次又一次。”

    ()

    頂點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