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穹頂之上 > 502.破浪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bjbat.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幾處廢棄燈塔滅了又重新燃起的火光,讓黑色西服在空中上升、打開的過程變得意外的清晰。

    畢竟那是柔軟而且有面積的東西,不能傳導源能,自然不是武器,韓青禹也沒用上太大的力量。

    就好像,他只是把剛說要人賠償的東西,扔到對方的面前而已。

    被捏成一團的黑色西服斜向上升,高度大約到兩方正好中間的位置,勢盡,定格,“呼”一聲張開在空中。

    這時間,全場都仰著頭,目光被牽引,看向那個定格的位置。

    圍觀人群很多都還在剛意識到The  青少校確實已經是超級戰力的階段,仰面時仍有人在低聲的交談,向旁人翻譯,議論他剛才的話。

    但是另一些人,已經不自覺屏息。正如那個家伙自己所提及的那樣,他的頂級之路,無敵,而且燦爛無比。那么,當他今晚一步踏入超級……

    溫繼飛坐在沙地上,背靠著他的寶貝子彈箱,把“廣場的哀歌”朝上立著,靠在懷里,咬著一支煙,平靜地仰頭看著。

    銹妹和小王爺帶著吳恤回到了沙坑后,也坐下來看著。

    他們都是那么的了解韓青青的恐怖,所以比別人更安心。

    反而另一邊,刀老大帶著青龍幫一眾高端戰力,一身沙,站在最近處,依然仰頭發愣:超級了?超級了!我們有超級了!

    可是這,行嗎?

    外圍三千人持刀,把剛才幾乎暴發的歡呼聲壓在嗓子眼里,緊張等待這場戰斗出來好的結果,再一起歡呼:我們擁有The  King!我們擁有超級,超級的The青少校!

    “曾經頂級之上的The青少校,在蔚藍留下一身榮耀和赫赫戰功后,被迫假死出走。

    “他來了我們這里,成了我們的兄弟……蛻變超級。

    “我們也許實力弱一些,也都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至少我們沒讓他再那樣失望……”

    超級之戰開始了,三千人不約而同緊了緊手里的刀。

    而斯羅格收刀,默默握了握拳頭,這次他賭對了。

    同時間,戰場向外,海灘向里,在離海面約不到200米的位置,一塊長年被海浪沖刷的巨石后面,某個有著藍色眼眸的男人,終于也沒忍住回頭看了一眼。

    束幽察覺身后的戰場,超級戰力的源能暴發從一個,變成了兩個。

    “商業,那小子超級了……阿方斯會著急下來殺他嗎?難道直接放棄?!”束幽想著,有些焦躁起來。

    相對平時而言,焦躁和急切都是束幽很少有的情緒。努力冷靜了一下,他開始意識到阿方斯可能已經覺察他的存在了。

    那樣希望就會很渺茫。

    在站上不義之城最高點后的這十多年,束幽其實不止一次偷偷離開不義之城,去嘗試刺殺,但是阿方斯那條老狗的謹慎和無恥,讓他根本沒有機會。

    沒人知道束幽的年齡,按時間線索推斷,他至少應該有45歲以上了,但是仍長著一張二十七八歲的臉。

    這當然與阿方斯汲取他人生命源能不是一個邏輯,那年去往南極的船隊里,束幽幸存生還,得到了一些什么,他自己也是后來才發現的。

    一頭絲毫沒有雜色的白發在腦后,過肩,在尾部隨意束了一下,這是一個因為長得太漂亮,氣質太好,而被華系亞人把名字從“索爾尤”強行譯成“束幽”的男人。

    “去想辦法找塊木板給我。”他沉聲說。

    身后手下應聲而去。

    同時,“嘩!”

    落在人群眼里的戰場畫面,西奧爾多穿著土黃色作戰服從高處斬下來,下躍姿態,他雙持持握黑刀,全力立劈而下,身體逐漸繃開。

    而下方,The青少校正向上沖起,整一塊地面因此而震動了一下。一樣是雙手合握,但是大號的藍色星光柱劍拖在身體左側……伴隨著他的上沖,柱劍擺動,揮出去。

    夜色和火光讓他沒有了傷疤的臉和染血的白襯衫在空中格外清晰。

    現場的呼吸聲在這一刻,突然變得沉重了許多。

    “這要是用投票做裁定,西奧爾多肯定死得不能再死了。”男人們想著。

    超級之戰,碰撞點看起來會正好出現在黑色西服定格打開的那個位置。

    沒有槍聲。

    其實有一部分人以為西服打開,戰斗爆發,溫少尉會開槍幫忙,包括西奧爾多本人都有這樣的顧忌和戒備。

    但是并沒有。

    溫繼飛安心觀戰。

    就連空中那件西服對雙方視線的阻擋都是公平的。

    “轟!”

    黑刀斬透黑色西服。

    柱劍斬碎黑色西服。

    凌空轟然的對撞發生了,直接明了,沒有任何花哨,爆發出一聲巨大的悶響。

    刀和柱劍短暫的角力,然后炸開。

    “飛走了。”西奧爾多身體向后倒飛,同時幾乎沒有間隙,“啪”吐血出現在韓青禹身后。

    第一下對撞后,他就開始用殺招拼命了,因為他已經意識到,韓青禹說的很可能是真的,“不然憑什么,他剛進階超級,生命源能的渾厚度就完全不弱于我?!”

    而資料告訴西奧爾多的事:注意,這個人永遠比你感覺和以為的要強,而且往往越戰越強。

    “青少校飛……”

    韓青禹棄劍,柱劍手里飛走。

    這樣人反而并未受力太多,他停在那里,間不容發右手拔肩后刀,同時完成轉身,戰刀劈落。

    西奧爾多近乎瞬移的位置變換,就出現在他刀下。

    “當!嗡……”

    黑刀還未遞出,直接變成了橫架。

    西奧爾多墜落。

    重重雙腳砸地,地面搖晃……人群驚慌一剎,西奧爾多已經直線拉出數十米,接回身斬,如電斬回。

    斬向晚一步落地的韓青禹。

    沙土在他的刀刃過處掀起一道塵暴,滾滾而來。

    “轟!”對面,落地的韓青禹出刀復制了之前的那道土墻。

    土墻掀起,向前,蓋頂……旋轉的刀鋒已經沒入沙塵。

    超級階段的銹妹梨渦斬快到無聲的時候同時幾乎無影。

    “當!”

    直到沙塵中傳來一聲銳響,人們才意識到,西奧爾多剛做出了一次驚險的格擋。

    “然而青少校人還在沙塵外!”

    “所以他占優?!”

    人們在想。

    “西奧爾多的決死暴發好像影響視力……那我生命源能決死暴發的代價到底會是什么啊?”韓青禹想,他還不是決死暴發。

    沙塵漸落。

    西奧爾多心有余悸,抬頭看去。

    首先映入眼簾的并不是人。

    “嚓!”此時,那把藍光柱劍才剛落地。

    它插在地上。

    位置約在兩人之間。

    不過,對面飛奔的虛影已經啟動了,很對經過那個位置,反手拔劍、握劍,身體沒有絲毫停滯,凌空在空中劃出一道流線。

    側轉身,重重的一劍當頭砸落下來。

    “轟!”西奧爾多驚恐間再次架刀,雙腿幾乎完全被砸進地面。

    在沒有生命源能的優勢后,他如那份資料上所說那樣,終于意識到:同階狀態,他就是一部超級戰斗機器。

    伴隨著地面的炸開,西奧爾多脫身向后彈射,身體擦著地面凌空,弓著如一條蝦。

    站定,抬頭,他的目光驚駭。

    因為剛才這一下,對面爆發的生命源能沖擊,在提升,他的強度竟然還能提升?!

    不容他多想,The  King已經再次正面劈殺而來。

    韓青禹決死爆發了。西奧爾多現在所承受的,是雙重的憤怒,一重來自他自己的行徑,再一重,更重的那份,來自遠處海面船上那個身影。

    “西奧爾多好像打不過。”

    “嗯。”

    “欸,那邊船在動,你們看!”某個角落離,有人突然發現,然后大聲說。

    只有他周邊的一小部分人舍得回頭。

    他們看見,遠處的船隊動了,并不是靠近,而是要離去。

    大船后退,開始逐漸隱入兩側中小船只之間……

    突然,“頌!”

    海灘上突然一聲暴發的巨響,一塊門板上大小的木板被人射向海面,接著,一個人源能暴發沖出,縱躍踏一步礁石,掠過海面百米,踏上激射而去的木板。

    “白發!”

    “銀刃!”

    “束幽?!”

    “他……”

    “阿方斯啊!船上是!”

    他們想明白了。

    但是,背向這小部分人的驚呼聲,此時完全被正面的絕大多數的嘩然覆蓋了。

    正面的超級之戰,The青少校的追斬……最終并沒有落下。

    “啪!”你就當它有聲。

    青少校在斬而未中的一瞬間,幾乎瞬移一般消失在西奧爾多面前。

    “這,不是我的特性嗎?!”西奧爾多想,只想了一念,來不及再想,或做別的。

    因為韓青禹消失的位置,在一個無比近的距離上,一把死鐵直刀,已經如電貫向他的胸口。

    不是控制柱劍,相對移動嗎?怎么刀也會跟隨了?!

    刀在骨源范圍內會跟隨。別人那里得來的特性會殘存一會兒。這兩件都是韓青禹不會也沒法跟西奧爾多解釋的事。

    “噗!”

    西奧爾多正好是蓄勢迎擊,但是落空的一瞬間,生命源能潮涌回落……他被死鐵直刀直接貫透了胸膛。

    人站在那里,茫然低頭。

    韓青禹已經在他身后了。

    落地,他伸手接住了穿透西奧爾多而來的那把戰刀……

    “贏了?!”

    “贏了!”

    “嘩……”

    呼喚和驚嘆都在這一刻剛起,即止。

    女孩們的熱淚也補及泛出……

    因為此時的The青少校,并沒有絲毫停留。

    他在沖刺,手中藍色星光柱劍被擲出,向海灘而去。

    劍到海灘。

    人出現在海灘。

    然后,柱劍再次被他暴發擲出,這一次擲向海面。

    然后人向海面。

    “借一步。”借一步不是說話,而是借一步踏。

    “行。”束幽說。

    韓青禹握住柱劍后下墜,踏上木板的一步很重。

    束幽趁勢而起,騰身雙手舉刀,斬向那支船隊。

    幾乎同時,韓青禹一步踏實,沒有停滯一樣騰身而起,雙手持握柱劍,斬向船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